财产保全 诉讼保全 正规资质 高效快捷 当天出函
新闻详情

知名作家与某文库“死磕”

浏览数:181

知名作家与某文库“死磕”       本文总字数:3708    

       文/丹棱

       知识产权故事:文库里的著作权

       知名作家韩某与某科技公司的著作权纠纷案是网络著作权案中的经典案例。

       2011年和2012年,对韩某和某科技公司来说,都是心力交瘁的一年。

       少年得志的韩某拥有一个庞大的读者群,但凡新书一出,常常很快就售罄了。2008年,韩某的新书《零》付梓,不出意料地再次畅销。仅当当网一家,从2009年7月到2011年12月就销售了2500多册。

       2009年11月,某科技公司的文库正式上线,很快引起了韩某等作家的关注,仅半年时间,文库中的文档已经接近2000万份。韩某的新书《零》发布半年后,不知被哪位网友上传到了某科技公司的文库,短短几个月,浏览量达3000余次,下载次数1100余次。此文库显示的上传时间是2010年11月29日和2011年1月12日。

       与韩某有相同遭遇的作家不在少数。2011年3月15日,在国际消费者权益日,“韩某们”发出了一份特殊的“维权公开信”。在公开信中,“韩某们”认为,文库免费提供文档作品下载服务的行为是对中国原创文学的伤害。作家抱团维权的行为很快引起了某科技公司的注意。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作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很快推选了一批谈判代表,某科技公司也同意派人前往商量文库的事情。韩某满怀信心地等着谈判的结果。

       那天的谈判不欢而散。某科技公司坚持认为是网民自己上传供大家共享的,文库提供的仅是一个平台,不认可存在侵权行为。

       从希望到失望,韩某愤而在微博上写下:“你们不认为那包含了几乎全中国所有最新最旧图书的279万份文档是侵权,而是网民自己上传给大家共享的。你这里只是一个平台。我觉得其实我们不用讨论平台不平台、侵权不侵权这个问题了,你其实什么都心知肚明……”

       几天之后,事情似乎发生了转机,某科技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在公开场所回应了文库问题,“不好就关”四个字让“韩某们”觉得掷地有声。“我们给作家们真诚道歉,能否履行约定,让作家们看我们的行动……”某科技公司承诺在三天内排查清理未获授权的文学作品。之后,某科技公司又表示,文库文学分类是版权纠纷的“重灾区”。现在集中精力先清理文学类的侵权作品,人工审核方式将持续到4月中旬。

       韩某希望这次审核也能将《零》书排除出这个“重灾区”。

       7月,韩某在文库中尝试着用关键词《零》搜索,遗憾的是这本书依然赫然在目;8月,它依然在,浏览的次数还在增加,下载的次数还在增加。说好的承诺呢?说好的尊重呢?韩某做好了诉讼的准备,请了律师,与某科技公司来来回回地协商,始终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方案。

       不断有媒体问韩某:“你会出庭吗?”韩某犹豫再三,迟迟没有做决定。直到收到开庭传票后,韩某才决定不出庭,一切交给律师。这场艰难的谈判最终还是走上了法庭。

       在起诉状中,韩某写到,2011年,他发现多位网友将他享有著作权的作品上传至某科技公司文库并分别建立了多个文档,供在文库注册的其他用户付费或免费下载。几经交涉,到目前为止,此文库中还存在大量侵犯原告著作权的文档。被告作为专业的文档分享网络平台,为了经营业绩的增长和吸引更多用户的关注,以此作为吸引广告客户在百度投放广告的卖点。在明知作品的著作权人为原告的情况下,对网友上传的作品是否取得合法授权不加以审查,而直接对上传的作品进行编辑加工,并向社会公众提供下载和阅读,以此增加用户量和广告投放量,获取经济利益,其行为侵害了原告对作品所享有的著作权。韩某提出要求被告停止侵权并采取措施防止这种行为再次发生、关闭该文库、被告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害等诉讼请求;

       某科技公司在答辩意见中提到,文库属于合法经营,具有实质性非侵权用途,受到广大网民的欢迎,而且文库通过多种方式向网民公示了法律法规要求的保护权利人的措施和步骤,尽到了充分提醒的任务。

       当法庭询问双方的调解意向时,韩某的律师果断拒绝了。都这么久了,如果能调解,也不至于今天在法庭相见了。韩某和他的作家朋友们希望法院能解决这场持久的拉锯战。

       2012年9月,韩某终于等来了法院的判决。结论还算如愿,法院判决某科技公司赔偿韩某经济损失2万余元。

       法院认为,某科技公司作为经营文库这个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一般不负有对网络用户上传的作品进行事先审查、监控的义务。本案提及的人工审核清理侵权文档的行为属于该公司在特殊时期自愿采用的措施,并非法律要求其作为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提供者为制止侵权应惯常采用的措施。当然,这不意味着该公司对文库中的侵权行为可以不加任何干预和限制。

       韩某是当代有影响力的知名作家,著作《零》是其代表作,销量甚大。韩某曾于2011年3月作为作家代表之一就文库侵权一事与某科技公司协商谈判,该公司积极回应并处理此次纠纷,此事件受到社会各方的广泛关注。该公司理应知道韩某不同意文库传播其作品,也应知道文库中存在侵犯韩某著作权的文档。因此,某科技公司对文库中侵犯韩某著作权的文档应有比其他侵权文档更多的注意义务。涉案文档上传时间为2010年11月29日、2011年1月12日,早于作家们与某科技公司就文库发生纠纷以及某科技公司采用人工审核清理侵权文档的时间。某科技公司承诺自2011年3月26日起至4月中旬采用人工审核方式清理文库中的侵权作品,考虑到上文提及的关于韩某的特殊因素,某科技公司在人工审核时理应对《零》书文档负有比一般文档更高的注意义务。2010年11月29日、2011年1月12日上传的《零》书文档基本全文使用原作,字数分别达到62、61千字,2010年11月29日上传的文档还使用了原作标题。因此,法院认为某科技公司应有合理的理由知道涉案文档侵权。涉案文档未被删除,某科技公司存在过错。

       法权聚焦:经营者应对文库作品尽到合理注意义务

       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一般不负有对网络用户上传的作品进行事先审查、监控的义务。在其不知道其存储空间中的作品侵权的情况下,一般应采用被侵权人通知、再由网络服务提供者及时删除侵权作品的方式制止侵权,并可予免责。但该情形中需要强调的适用条件是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存在主观过错,也就是不知道或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权益。若内容储存空间提供者明知或应知文库中存在侵权文档,而未采取其预见水平和控制能力范围内制止侵权的必要措施,应认定存在主观过错。

       作家的法律生活

       讲解人:宋鱼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

       每个时代都会涌现时代的作者,优秀的作品常常是一代人离不开的精神食粮。这个案例充分体现了作者的积极维权,也展示了互联网企业对文学作品的开发平台。面对原、被告之间的矛盾,法院判定,明知或应知文库存在侵权作品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应承担侵权责任。

       新的经营模式没有给作者带来愉悦,反而引起作家们的愤怒,这个问题引人思考。任何一种经营模式的诞生都是市场活跃的结果。文库的经营模式无疑用新的市场方式吸引着读者,用不断更新的方式激励作品的交流。然而,作者是作品的权属主体,作者有权选择作品的传播。其他任何商事主体应该尊重作者的权益。未经作者许可、转让而传播作者的作品,极易侵犯作者的权益,直接或间接损害作者的经济利益,这是作者所不能容许的。此外,任何一个商事主体都以盈利为目的,其为社会创造价值的成果无论有多大,必须是自己拥有权利。法律禁止侵占他人的权利,禁止用他人的权利做好事。法律选择的是君子文化,而并非小人文化。

       大数据时代,不仅要传播文化,还要营造文化的法律秩序。在文化的广阔田野里,不仅要保护作者的权利,而且要用法律呵护作者的方式呵护法律,破解作者与企业界的文化法律难题,使作者与企业有文化层面的法律共识。本案虽然是一个小小的案例,但作者的知名度、被告民营企业的影响力,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当案件涉及的问题逐一回应,法律标准足以确定时,一个案例小到定分止争、大到解决一批案件,都会起到类案同判的先例作用;最终促进一种文化自觉,推动保护知识产权行业规则的形成。

       有时候,会有这样一种现象出现。你会看到作者宁愿在文化的平台上面对诉讼发声,但很难奢望其出现在法庭上解决纠纷;宁愿接受法院的财产条款判决,却拒绝赔礼道歉。当然,这些问题并非本案中的当事人。笔者只是期待,当作家投入法律维权时,当著作权的私权保护得以实现时,作为法律的利益主体,能在感受法律甘甜的同时,将法律的价值引申到文学中,让文学真正提升一种思辨能力,一种理性文化的渲染,一种法律上的文学追求。让文学把人们带进公正艺术的法律生活,用作者的力量唤起全社会对法律的遵从,对作品创造性的保护。

       本案尘埃落定,作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得到了法律上的支持。这充分说明,任何经营模式的创新都离不开对著作权的尊重。尊重著作权,尊重法律,会最大限度地避免企业的风险。互联网时代,法律是企业的红线,是作者可以雕塑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