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产保全 诉讼保全 正规资质 高效快捷 当天出函
新闻详情

丈夫婚前房产易名给妻子引纠纷  

浏览数:205

丈夫婚前房产易名给妻子引纠纷       本文总字数:2768    

       文/欧阳峰

       丈夫的婚前房产变更登记落到妻子名下。之后,妻子打算卖掉房子,丈夫不同意,将她起诉至法院,主张一半的房屋产权。2016年2月25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为,婚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请求分割共同财产的,不予支持。

       妻子:以生孩子要挟丈夫将房产易名

       王建平善于投资置业。婚前,他在上海等地购买了多处房产。2003年8月,他与何新华在深圳登记结婚。婚后,王建平没有将自己所拥有的婚前资产告诉妻子。

       2009年的一天,王建平出差在外。何新华在整理丈夫个人保管物品时发现了丈夫的秘密。为此,何新华十分生气。她心想,为了支持丈夫事业发展,她辞去了待遇优厚的工作,不曾想到,丈夫竟然对自己留了一手。

       数日后,王建平回到家中,见妻子闷闷不乐,便再三追问。何新华说出了原委。为平息妻子的怨气,王建平立即出具了一份声明,内容为:我妻子何新华婚后以个人名义所拥有的财产属其个人所有,本人不主张任何权利。可是,这份声明并没有解开何新华心里的疙瘩。

       2010年4月,何新华向王建平提出,将他婚前购买的上海市区的一套房子(时值100多万元)的产权证上加上自己的名字。王建平没有同意。之后数天,何新华对王建平不理不睬。无奈,王建平答应了妻子的要求。4月22日,双方签订《配偶之间变更房地产权登记协议书》一份,并于当月办理了加权手续。该房产变更登记为王建平、何新华共有。

       2013年,在家人再三催促下,王建平觉得两人已到了不惑之年,要求何新华生一个孩子。何新华提出,自己对双方的婚姻缺乏安全感,除非将上海的房子变更到自己名下,否则不考虑生育事宜。为让妻子安心,王建平再次作出让步,将该房屋的产权人变更为何新华一人。

       丈夫:坚决不同意妻子独吞房款

       2014年年初,何新华如期分娩一个男孩。此后,她一门心思扑在孩子和家庭上。在此期间,王建平事业上顺风顺水,被调到公司上海总部担任要职。何新华要求举家迁到上海,王建平以孩子年幼、需要稳定的生活环境为由予以拒绝。

       2014年10月,何新华通过上海某房屋中介机构联系买家,打算将自己名下的房屋卖出。当客户上门看房时,王建平正住在里面。他火速赶回深圳,劝阻何新华不要卖房。何新华不听劝阻。于是,王建平提出重新变更产权登记的要求,想让房产权属回归2013年5月以前的状态。何新华严词拒绝,她声称房屋产权已登记在她的名下,就是她的财产,怎么处置完全是个人自由。

       “如果将房屋变卖,我可以分得一半房款!”王建平表示。何新华赌气回应道:“如果离婚,卖房子的钱一人一半。”

       何新华怎么也没有想到,王建平这次是有备而来,他们之间的谈话已被悄悄地录音。

       2015年1月,王建平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并向法院提供了录音等证据。

       王建平诉称,系争房屋原是自己的婚前财产,后为照顾夫妻关系和谐,才同意将房屋变更在何新华名下。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对系争房屋归属没有特别约定,仅房屋登记变更本身并不改变系争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性质。现要求法院确认该房屋为夫妻共有。

       何新华辩称,系争房屋的变更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王建平个人所有变更为夫妻共同财产,再变更为自己一人所有,且王建平曾于2009年做出书面承诺,表示婚后女方名下财产归女方所有。另外,王建平提出录音证据,未经何新华同意,形式不合法,且夫妻之间谈话具有很大随意性,在谈话过程中自己并未认可系争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相反,自己明确表明了系争房屋产权归己所有的态度。至于离婚后分一半钱款的说法,是以离婚为前提的。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何新华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系争房屋产权,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王建平于2009年虽曾做出声明,但此时系争房屋产权尚在其个人名下,且系其婚前财产,故无论从文意还是情理的角度,该声明的效力都不宜溯及系争房屋。况且,在王建平提供的录音对话中,何新华认可变卖房屋或离婚时双方对半分割房款。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双方均无系争房屋专属一人的意思表示。故法院对王建平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根据《婚姻法》,法院判决系争房屋归王建平与何新华二人共同共有,何新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协助王建平办理房屋产权变更手续。

       法院:婚姻存续期间不得分割房产

       何新华不服法院的一审判决,向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称,一审法院以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获得的财产系夫妻共同财产适用本案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认为何新华与王建平关于夫妻财产的约定不适用系争房屋也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何新华取得系争房屋产权发生在系争房屋归属的约定之后,其在录音中非常明确地表明,该房屋产权归其一人所有。

       王建平在二审开庭时辩称,因系争房屋产权证是何新华一人,何新华曾口头表示要把系争房屋卖掉,且有可能把所有房款拿走,自己担心其权益得不到保障,故提出诉讼。《物权法》对所有权规定以登记为准,但法律另有规定除外。《婚姻法》有排除物权登记的效力。王建平虽然把系争房屋过户给何新华,但双方有约定,系争房屋仍然是双方共同财产。

       法院二审审理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四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请求分割共同财产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重大理由且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除外:(一)一方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挥霍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夫妻共同债务等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行为的;(二)一方负有法定扶养义务的人患重大疾病需要医治,另一方不同意支付相关医疗费用的。

       本案诉讼的发生,系基于王建平认为系争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故诉讼的实质是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但王建平并无相应证据证明本案存在上述情形。因此,王建平提起的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2016年2月25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原判,驳回王建平的诉讼请求。(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处置夫妻共有财产必须形成合意

       《物权法》规定,房屋登记的产权人是房屋的所有权人。但《婚姻法》确定了夫妻共同共有财产制度。《物权法》是一般法,《婚姻法》属特殊法。根据法律原则,特殊法优于一般法。因此,为了衔接《物权法》与《婚姻法》的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专门规定,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般不允许请求分割共同财产。同理,夫妻一方也不得擅自处置其共有财产。因此,在本案中,妻子何新华不能擅自处置在她名下的房产。